公司新闻

日本央行维持利率不变安倍经济学更显疲态

3月15日,日本央行公布最新的利率决议,表示将维持货币基础年增幅80万亿日元的目标;并维持针对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实施-0.1%的“负利率”政策,符合市场预期。

“近期市场的波动似乎有所平息,而1月底推出的‘负利率’政策又给日本央行招致了不少反对。我想这是日本央行这次按兵不动的原因。”Japan Macro Advisors的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另外,日本央行宣布将从5月开始对货币储备基金(MRFs)免于实施负利率。

“日本央行将对货币储备基金免于征收0.1%利息,这对于日本证券公司是好消息。目前,他们大约拥有10万亿日元规模的货币储备基金。此前,证券公司不得不投资短期债券,不过短期债券的收益率是负的,证券公司无法从管理货币储备基金中获益,便要求央行对货币储备基金免于征收0.1%利息。”瑞银日本资深经济学家青木大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与此同时,日本央行表示近期由于内需、外需皆不振,日本的出口、生产疲软;另外近期通胀也进一步走软。故将经济形势下调为“总体上持续缓慢复苏”。

日前,日本内阁府公布了该国2015年第四季度GDP修正值为年化下滑1.1%,主因是内需不振。同时一月份出口连续第四个月出现下跌。另外,CPI数据仍然不佳,日本1月全国CPI同比由0.2%降至0.0%,其中核心CPI(去除能源和食品价格变动后的CPI)同比由0.8%略降至0.7%。距离日本央行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仍然遥远。目前,央行目前预计CPI将在2017财年上半年左右达到2%。

年内加码宽松是大概率事件

会议还释放了未来将进一步加码宽松的信号。会议认为未来一段时间有必要关注“负利率”政策对国内经济和物价造成的影响。将继续审视风险,如有必要,将进一步从量化、质化及利率三个角度来加码宽松。

目前市场的共识是日本央行年内加码宽松是大概率事件。多数观点认为短期内,扩大量化、质化规模的可能性较大;而中长期来看,日本央行将通过进一步下调负利率来加码宽松。

“日本央行在4月行动的可能性挺大,在那之前日本央行会公布对2018财年的CPI、GDP预测;而政府可能将在4月底前推出补充预算,从而在夏季参院选举前支持消费者、市场及企业的情绪。目前,日本央行还在观察负利率政策的作用。长期来看,一旦确认负利率对经济产生了正面影响,我预计未来会坚持下调利率的做法。因为,量化、质化宽松(QQE)已经快接近极限了。”青木大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近日的调查显示,9名经济学家预计日本央行会在4月前加码宽松,13名经济学家认为下半年加码的可能性更大,12名专家则认为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日本央行会按兵不动。

QQE接近极限将更多下调负利率

青木大树预计,日本央行将在4月份将扩大QQE规模,由目前的年增基础货币80万亿上调至100万亿规模。不过,据瑞银测算,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年增100万亿基础货币的规模仅可能维持两年。

目前市场主流预期日本央行下一步比较有可能将QQE规模扩大至90万亿日元,并下调针对超额准备金的负利率至-0.2%。

还有一种可能是仅仅下调针对超额准备金的负利率至-0.3%。但青木大树表示,这种可能性比较小。“短期来看,负利率确实使市场情绪恶化了,尤其是对银行业。不过对消费及投资的正面影响多大,现在判断还为时尚早。日本央行可能在确认该政策的正面效果后,才会进一步下调负利率。”

1月29日,日本央行意外宣布将针对商业银行的超额准备金实施-0.1%的负利率,原因是不少银行在宽松货币政策环境中获得的部分资金又放回了央行的存款准备金账户,并未投入实体经济。日本央行希望借此举,促使银行投放更多贷款,刺激消费和投资,使实体经济受益。

不过,各界对负利率实际的反应远比预想中要差。黑田东彦在今日利率决议后的发布会上表示,日本央行认识到市场对负利率有不同的看法,接下来将继续解释日本央行的政策。

包括此前曾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多位日本经济学家表示,目前讨论负利率的实际作用为时尚早,现在的迹象仅仅是房贷利率的下调,预计会有正面效果,但效果将是有限的。

“我认为日本的货币政策正在接近其极限,几乎快无计可施了。日本央行又没有问责其他政策决策者的权力。为了显示其对2%通胀目标的努力尽责,负利率政策是其接下来唯一能做的。”大久保琢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安倍经济学乏力

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无计可施”,凸显了试图依靠量化宽松支撑经济的“安倍经济学”的尴尬。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所谓的“安倍经济学”看起来实际就是大规模货币宽松。

目前,“安倍经济学”的第二支箭——灵活的财政政策的推行比较有限,税务改革则推出了包括上调消费税、下调企业所得税等。而所谓的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则迟迟未离弦。

相关分析指出,一方面,由于安倍晋三专注于解禁集体自卫权,使得他无瑕顾及经济问题。另外,日本经济成熟度较高,要找到快速实现经济增长的策略非常难。类似鼓励创新、设立经济发展特区、放松管制等等举措,缺乏详细的实施步骤,且无法在短期内看到效果。

“消费者和企业目前正在对安倍经济学失去信心,企业对于投资更谨慎。通缩预期有可能重返。我们需要财政政策改革和结构性改革,比如减税、更多的社会基础设施等等。”大久保琢史说。